🚶‍♂️ who I am

2019级浙江大学本科生,主修环境科学,辅修工程教育高级班

2023级西湖大学工学院博士生,Sustainable Agricultural Systems & Engineering Lab

👻 what I believe

我自认是一个科学主义且功利主义的人,虽然并不能完整地总结出这二者的内涵。

科学主义来自于从小到大的自然科学教育。不过作为生活在一个唯物主义的现代化国家的人来说,这似乎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。但是我很喜欢将这一价值观延申解读成实事求是、谦逊、冷静、目标明确(或许已经偏离科学主义的本质了啊😅)。一般来说,scientism被质疑是落入了用科学技术替代价值判断的窠臼。用这样带有争议的词也算是一种自嘲和训诫,要时刻反省自己是否在对科技的偏执中丢失了最基本的人之常情。

而至于功利主义,似乎还应该加上两个修饰:群体的、持续的功利主义。可以把这看成生物的趋利避害本能、社会人的道德感和科学理性的混合产物。它使得我坚信,每个人对于百年后的世界都负有自己的责任;而如果所有人都什么都不做的话,百年后的世界将不会美好。9岁的时候第一次听Michael Jackson的Earth SongHeal the World 🌏,或许就是这份情怀的启迪吧。

很难说我们是否处在一个失范的时代。街市始终太平,生活依然多彩。但是在日常以外的地方,山雨欲来。但是不论世界如何变动,总归需要我们在拓宽知识边界的过程中寻找破局的关键🔑

If knowledge can create problems, it is not through ignorance that we can solve them.

继续去做一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事情 ⭐,同时也去寻找所谓“更好”究竟意味着什么。

📖 reading

  • 神们自己 [美]艾萨克·阿西莫夫
  • 空军飞行员 [法]圣·埃克絮佩里
  • The Open Veins of Latin America. [Uruguay]Eduardo Galeano

📃 publications

  • Sheng, D., Chen, M., Chen, Q., Huang, Y. (2022). Opposite selection effects of nZVI and PAHs on bacterial community composition revealed by universal and sphingomonads-specific 16SrRNA primers. Environmental Pollution, 311, 119893. DOI: 10.1016/j.envpol.2022.119893

💻 website history